都不知道自己想写些什么。
咸鱼小一,咸鱼小一
*我将带上烛光寻找黎明的太阳
*东皇太一×天道无极,没文笔无脑向小短文
*邪教的目光,有私设,有OOC
*逍遥和太一旅友关系√
——东皇太一小的时候√

东皇太一有年和逍遥顺着东风跑去看樱花。准备归去时太一突然不想走了,逍遥摆摆手表示你爱咋滴咋滴跟我没关系,就振翅而去带走一片粉嫩的落樱。

阴阳山的樱花的确好看,可太一并非为这花才留下的。月色迷人,太一脑袋枕着只手,惬意地躺在柔软的草坪上。

皎洁月光透过花开满枝头的樱树星星点点的撒在他身上,树上被月光掠去艳丽色泽的天道无极长发搭在枝上。红蓝黄丝线交织着垂下,丝丝缕缕的落进太一的眸中。

东皇太一有些失神。

乌云忽遮明月,突刮起夜风卷残云,太一回过神来,待风携枝头花匆忙离去天道无极已是不见踪影。

其实第二天东皇太一在不远处的樱花树冠中找到酣睡的天道无极时,是略有些尴尬的。巴掌大红蓝双色金边天道无极专有背饰缩小版躺在地上,日月星海宜有之饰皆于其上,上面还落着几片红樱。

太一接近时,小背饰突悬浮起来立于半空爆发出刺眼夺目的金光,一道红蓝相间的身影掉落准确无误的砸在了太一身上。太一倒地上,怀中金发小美人[误]痛苦的颤了颤身体。

天道无极被自家背饰扔出来了。

他,天道无极,这个月第二十三次被扔出来,第一次砸到了亚比。

东皇太一顿时没憋住好一阵大笑,天道无极狠狠地修理了顿背饰后,恨恨的砸向了东皇太一。笑,笑,继续笑啊,让你再笑!无极哼唧一声挥手唤回背饰瞬间消失。

暖洋洋的春风拂面,东皇太一靠着树,他带着倦意阖上眸,却被一道惊雷震醒。霎时间阴阳山顶上那片残云遍布的天空阴云密布,雷电在云层中咆哮嘶吼,樱花林中百鸟被惊得四处飞走。

天道无极坐在他前面那树上,晃着长裤紧裹的双腿,金发不似往日那般耀眼却依旧美丽。东皇太一手作喇叭状把无极给唤下来,安静秀气的盘腿坐他边上。

红的炙热,蓝的柔情。
金色若光,指引着心的方向,带进迷途者归去。

避雨的树不大,暴雨下的不小。

东皇太一闲无事,便开始和天道无极聊了起来,从恒古至未来,从黎明至夜幕,甚至是家常便饭。

——你是女孩子?
——……你才是女孩子。
——你在这里多久了?
——我记不清了。
——你叫天道无极?
——是。
——真是奇怪的名字。
——……滚,赶紧滚,麻利的。
——这么大的雨你让我往哪滚?
——……
——哎,我还以为你叫阴阳,阴阳山……

天道无极,可能是嫌他有点烦,不再回话东皇太一枕着他的腿哼唱着古老的歌谣。

“你唱的那是什么?”
“我说我也不知道你信吗,停停停别动手打人…天道无极,生生不息。”

 

 

“太二,你在想什么快跟上——小阴你快醒醒啦!”
“呆子别闹!”
“哦……啊!小阳哥哥小阴哥哥,等等我马上来!”

评论
热度(4)
 
© [流影罔极]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