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飞贼弥和精灵潜
*不服来互怼啊 .

  我曾经在我的花园中栽下了一支玫瑰花.后来,它腐烂掉了,只剩下干枯的、伤人的藤,宛如一条荆棘.
  于是,我将她扔进了沼泽地的荆棘丛中.

A.M.00:12[精灵]
[嘿,小偷,你被发现了!]
  弥赛亚几乎要怀疑他的味蕾出了一些微小的毛病,他不断的用舌将口中缓缓融化的糖块卷过来再推开.他无论怎么做都难以再度尝到硬糖独特的清甜,他有些不满,蹙起眉,然后一把将口袋中的糖散花般抛下树.兜中仅剩下一枚流转翠色的树灵宝石.

  他撇撇嘴,环顾四周后纵身一跃蹿进繁密茂盛的森林中,灵活的穿梭着,碎石块被踢飞,花纹简洁的鞋尖沾上泥灰.他在躲避着——更准确说是他在企图逃脱着什么.

  那个身影犹如鬼魅,紧紧追着.

  弥赛亚这时真想抱怨这人类的血脉,在和其他种族对上时连逃跑都是那么的吃亏.[小贼,跑这么快,你不累吗?]缥缈不定的声音环绕在弥赛亚的周身,暗绿色的藤蔓“砰——”的一声突然从小小的嫩芽以极快的生长速度在两棵树之间织成一张大网.

  匕首切开藤蔓,切口处冒着莹莹的汁水,触感黏腻,味道清苦.

  随后从其间跻身钻过,就在这短短的几秒减速之中有人从他的后颈将他狠狠地治住,他痛苦的发出一声呜鸣.[我都说了,叫你别跑了,你是听不懂吗?]那声音中带着点笑意,然后他就泄了劲松了手,仿佛这只是他的一个小游戏一般.

  弥赛亚揉揉发红的后脖颈,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不满的瞪了那人一眼.那人依旧是笑嘻嘻的神情,背后是被当成背景的太阳照耀出的万丈金光,满目银白,唯有一缕黑色的发在他额前垂下.

  [喂,没事吧,我用的力气已经很小了.]他抱着双臂嘟囔道,双眸是璀璨的金色.

  [你是搜捕队派来抓我的?]你看我这样子哪里像没事的?弥赛亚如此想着扯扯嘴角,在对方的阴翳之中问道,翠瞳微微发亮,反映着纯粹的金色.

  他歪歪头,有些不解的问道:[什么搜捕队?我只是觉得你有趣而已.我叫潜,潜伏的潜.]你不说我还以为是肤浅的浅呢.弥赛亚从地上站起来拍打着身上的土灰,纯白的衣物上染了土尘确实是不好看.

  [喂——]潜在弥赛亚开口时拖着长长的尾音打断了他.

  [嘿,轮到你自我介绍了,小贼.]

  他在弥赛亚的警惕与迷惑不解中说道.

  淦.弥赛亚一脸冷漠并且拒绝了回答这个令人失望的问题.

—小剧场—
“我可以打你吗。”
“不可以。(微笑)”

评论(13)
热度(5)
 
© [流影罔极]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