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逼逼两句.腐女虽好但伪腐就不好玩了.
*cp:翼冰

A.M.00:13[困于长河]
  冰龙最近真是愈发的心不在焉了,她手下崭新银亮的菜刀以极快的频率将雪白豆腐片儿切成小细丝,随着刀刃离摁住菜的手指尖接近,一道流火在冰龙即将被自己切伤时将菜刀打飞出去.银晃晃的菜刀在空中完美的做了数个后空翻后,刀刃发出一声悲鸣后狠狠插进泥土中飞溅起泥灰.

  冰龙整条龙都愣在了那里,半晌才呆呆的转过头看向自家可亲可敬的兄长,显然是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看着她又是这幅模样,炎龙也不好说她些怎么怎么了,在他的龙翼带着炙热气息第四次扇动后他朝着冰龙挥挥手.
  [小妹,做饭就交给哥,你去休息一会儿吧.]

  冰龙乖巧的点点头.她缓慢的挪动她那双被白色软皮鞋紧裹的小脚,两端向下撇的细眉尽显了她无需言喻的担忧.与炎龙擦肩而过时她听到炎龙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传出,那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小妹,你该将他遗忘了,哥知道你很爱他,但是——翼龙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冰龙是哽咽着跑回去将自己反锁在屋子里的.她坐在墙角里,后背贴着冰冷的墙面,脸埋在双腿间用常人听不懂的龙言灵哭诉着思念着,她的未婚夫,说如果他凯旋归来便娶她为妻的翼龙.

  落花洒落入曾经冰龙一个不小心将樱花糕打翻掉进的河流中,河面上尚倒映着翼龙用糖葫芦安抚小冰龙的影.冰制相框中,西装革履的翼龙满面笑容双手横抱着幸福洋溢的婚纱冰龙,一切都似乎是那么的美好.

  可是,现在他不在了,他离开了,他再也没有回来过.

  风铃无风自响,像被人无意间触碰过.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嫩滑的脸颊上流淌留下难看的泪痕,无声浸湿衣袖,她呜咽着.时间是正午时分,倏忽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哭泣:“嘿…小不点儿?”

  ——翼,是翼!冰龙一瞬间扑向翼龙,捏捏掐掐半天钻进对方温暖的怀抱中.翼龙收拢了满是血痕的四翼浅笑着擦拭着泪痕,[小不点,我回来了.我回来娶你了.]

  你将会是全龙界最幸福的新娘.以及.

  窗外的那位,影龙老奶奶,我们说个事吧你别这么盯着我了,屋子外面那位我知道你把饭做好了你也冷静点别烧门.重伤未愈便被影龙以“安抚未婚妻”为由拖过来的翼龙微笑中满是MMP.

  [翼…那……婚——]

  冰龙说话同时炎龙一脚踹开门打断了她,满脸阴翳的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
  [饭做好了,出来吃饭。]
——
语文考到把我考傻.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