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00:16[街巷]
[AU翼冰向注意.]

我叫翼,羽翼的翼,17岁过两个周零六天,生于混乱贫乏的黄区.黄区父母一日要为蓝区的富人贵族们打工到兼职五六份才能艰难支付起税收、学费与日常的消费,这使他们庸忙、自私、恶毒……以及更加的贫穷,以至于他们毫无闲暇时间兼顾来管理我们这些孩子.

我的童年,从五岁起便是在家长的繁忙与混乱的街道中度过的.我喜欢与街区中那些年龄相仿的孩子打交道.打十二岁起我便会和他们一同在午睡时间,到商店里,与昏昏欲睡的售货员闲聊,然后乘其不备偷偷拿走货架中下层的小零食.偶尔会被发现,在售货员愤怒的咆哮声中,我们一群人嘻嘻哈哈的一溜烟钻进小巷里便没了影.

有时候是巧克力、牛奶棒、酸奶片,但无论是什么那个女孩子都笑的很开心,我想是因为她很喜欢那些酸酸甜甜的小零嘴.女孩是炎的表妹,名字唤为冰.她很可爱,年龄和我相近,但从外边看起来她只有十四岁左右.她和他的表哥是从蓝区搬来的住民,若不是因为他们的父母想要体验穷苦人民的生活,这个可爱的孩子也不变成这般模样.

她应该和蓝区那些漂亮的女孩子一样.用带斑点的蝴蝶结发绳扎个俏皮的马尾,穿着优雅的蓝色公主裙,然后同她的女友们,在下午三点坐在精致的圆桌边上,品尝正宗的英吉利红茶和下午茶甜点.我想那个样的她一定会很漂亮.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炎的家中,那次我刚与光拿到了些巧克力棒.她不大会说话,又很害羞,她躲在光线良好的卧室中,偷偷透过门微开的缝隙盯着影手中有些融化的巧克力棒.我注意到了她,趁着大家都在讨论味道如何的同时,我钻过去将那个小姑娘吓了一跳.

她不算太高,很瘦弱,比她的表哥要矮不止一头.她看着突然出现的我,瑟瑟发抖的缩进狭小房间的角落中.我告诉她没有什么好怕的,并且将舍不得吃的巧克力棒递给了她.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又缩了回去,反复了几次,探出缩回的幅度愈来愈小.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把外包装剥开一部分,塞进了她的手中.

「小不点儿,这个给你,很好吃的.」
「谢……谢谢……」

我当时并不知道她的名字,于是称呼她为小不点,这个称谓至今还在使用.她吃的很缓慢,并不能说是吃,更像是在细细的品尝,她等待着每块在口中融化.我一直等到她吃完,她将包装小心的放进垃圾桶,终于愿意靠近我一点点.她笑起来比我想象的要可爱,又很惹人爱怜.我想我喜欢她那个幸福的模样,也许不止?

从那之后她便愿意从家中出来玩耍,当然一切搞事情的邀请都被我和炎通通拒绝了.冰除了靠近炎之外,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还有她会靠近我,这导致我时常招惹到影与炎的仇恨.

不过这都不重要.我想.

只要能够看到她的笑颜似乎其他什么都无所谓了.不是吗.
END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