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拉星]TN THAT CASE.假使那样的话

*六龙向.cp有翼冰巨影炎光.不明显

*半架空AU.日常粮.纯意识流.有错字.bug……大概?

*本体画手,咸鱼文笔,产给自己吃还不好吃的粮

*OOC注意,私设成山注意

*辣鸡官方,出了翼冰还拆.

  任何一个理由都可以成为冰龙离开炎龙视线而翻过覆满爬山虎的矮墙,去和炎龙的同学兼室友独处的理由,为此炎龙曾数次难得的像个老妈子般揣着颗担忧的心来找住在隔壁的同学室友。

  然后很快老妈子炎龙的形象就被他的室友炎龙传遍了整个606宿舍,在被年老体幼的巨龙和五好青年班长光以奇怪的目光注视了半天之后,炎龙的午饭成功的烧糊了。闻着那焦糊的味道冰龙忍不住打了个颤,跺跺小脚往后瑟缩了两步,看着炎龙盛出锅的惨不忍睹的“黑暗料理”,立刻挪开了视线。

  「出去……我……哥……吃……」哥哥我出去吃。

  炎龙睨了眼黑漆漆的焦糊蛋炒饭,闷闷的嗯了一声。

  小巷深处的老字号二十四小时不歇业,介于炎龙时常带冰龙来这里吃饭,冰龙刚踏出门槛第一想到的便是那里。

  老字号处于炎龙学校附近的深巷里,平日里中午人流稀少,最多光临的便是陆陆续续来此的亚比学生们。冰龙用别扭的发音与断续的字句向不耐烦食肆人员下单过后,坐在了最犄角旮旯的地儿,不时的左顾右盼。

  今天老字号来的人愈来愈多,几乎要将全部空位占座,仅剩下冰龙身边的位置尚且空——好吧,最后一切空位也被亚比给占了。冰龙小心翼翼的睨了睨身畔坐下的这人,张开小口发出微弱的一声。

  「翼——……」

  「?」被唤做翼的亚比将视线从手机屏幕挪到身畔,「啊,嗨,好久不见了,小不点,最近过得好吗?」

  冰龙点点头,将双手隔着纱裙,压在并拢双腿内侧的缝隙上,天蓝发丝染上阳光,应着地心引力而下垂着。她弯起眸来,朝着翼龙浅浅的微笑,像青涩的20岁那年一如既往青蓝的天空,纯净又淡雅。

  炎龙生气回家,巨龙又被来男生宿舍挑衅的影龙怼走,光龙被灭绝师太班主任喊跑的同时成功的将自家知己一条龙撂下,无可奈何之中翼龙放弃了呼朋唤友结伴吃饭的想法,一个人来,万万没想到会在这儿碰上炎龙当掌上明珠养的表妹。不用过脑子都能想出来,炎龙十有八九是煮糊了饭菜,还有一成可能性是炸了厨房。

  这个时候翼龙在想应该将光龙偷偷藏起来的小黄书找到然后通通送给炎龙,也许这样冰龙也不至于受委屈来这种地方吃饭。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光龙会将小黄书与各类词典放在一起,那些轻薄的黑色小册子在各色词典之中真是太显眼了,简直是格格不入的存在……啊,那些东西还是不要给炎龙好了,免得他一不小心把冰龙带坏,不是吗?

  暖风拂过窗边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撩动着陷入深思的翼龙的发。「……翼?」热气腾腾的面上撒满了辣椒香葱以及藏绿的香菜,冰龙从最初轻轻扯拽衣角,最后变成直接上爪给翼龙精瘦柔软的腰部掐了一把,翼龙不禁痛呼一声。

  「小不点你做什么啊?」翼龙眯起一只眸,吃痛的揉着方才被掐的部位。

  「面……」

  。

  说着「我只是很爱小妹我才不是妹控!」这种话的人不仅是妹控还应该是个SB。翼龙几乎是一脸冷漠的听着和“侏儒”身材巨龙互怼的一米八肌肉壮汉说出这种话,光龙笑的倒是开心。

  天有不测风云,刚吃完饭那老天爷就来了个阴云密布,感情这天比六月与女人还要善变个几分。刚答应翼龙要赶快回家的冰龙差点一出门就被淋成落汤龙,瞅瞅时间与作息时间表,翼龙今天第二次无可奈何。该死的天气,本就不怎么暖和的深秋一下雨更是冷的要人命,宿舍窗外寒风凛冽,宿舍窗内翼龙湿漉漉的披着棉毯子坐在电暖气边儿上喝着冰龙给他热的纯牛奶。

  刚和影龙互相嘲讽完的巨龙大抵是意犹未尽闲,没事干,看着进宿舍后黑着脸的炎龙忍不住讽了两句过去,炸药包的线给未掐灭烟头一点既燃,还炸的噼里啪啦。「你们这群大老爷们吵架,就像是用光的洗发水,填满的垃圾桶一样,毫无意义,火气这么大怎么不出去淋淋雨打一架,感冒了发烧了还能请假呢。」巨龙QQ电话那头备注为百岁老奶奶的影龙说道。

  谈起假,这个万年不放假的学校今天竟然破天荒的因为下雨而放了半天假,还没作业。几条龙刚得知消息时还在争论要以什么娱乐项目打发这一下午时间,没想到前一秒还在纠结,后一秒就来了场世纪大戏,几条龙听着看着搬来小板凳磕着瓜子就差拍手叫好了。

  最后影龙靠着嘴炮,光龙靠着他的黑色小册子把快打起来的“小屁孩”与“妹控”分离开。鬼知道话题是怎么给他俩从“妹控炎龙”→“矬子身高巨龙”→“成绩差异”扯到冰龙影龙身上的。

  大把大把黑历史被翻出了,这俩龙差点没打起来,但是另外四位看戏看的很开心。

  「小不点。」翼龙抖了抖棉毯下尚还潮湿的翅膀轻声道。

  「?」

  「……没什么,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

  ……假使那样的话。

  翼龙远眺着持剑的光龙与挥翼的炎龙,黑色的发随狂暴不安的气流而卷动翻滚着,以撕裂之势,像亡灵般发出悲鸣低吼。巨龙与影龙亦在无声对峙着,悄无声息流转的数码暗影是黑夜中蠢蠢欲动的巴蛇,机甲巨龙托着巨龙的稚子躯体,已然无所畏惧。

  待嫁的新娘捧着暗色调的花束,蓝发飘动,白纱如流云,静待夫君胜利归来。

  毕业以后的六人起初各奔东西,后又因为一些原因再度集结,以各自的方式守护着。

  一次意料之外的失败带给翼龙的是刻骨铭心的痛苦,与本源躯体合二为一后获得强大力量的同时亦受到了最深重的背叛,当光龙剑刃落下的那一刻一并支离破碎的还有信任与友谊。她在哭。每一次生不如死的痛苦来临,就犹如放置在烈焰上燃烧的冰库,外部滚烫,而体内却是往骨子里钻的寒凉,而脊背上就像是数以万计的蚂蚁在攀爬与啃咬……这都将会成为他愤怒与恨的来源。若不是他的背叛,他又怎会忍受这种痛苦,成为这种龙不龙鬼不鬼的样子?!就连守护她,也只能远远的,躲在她所看不见的地方……

  那次失败带来的不仅仅是痛苦,还有剩余五龙不可弥补的情感裂缝。

  发觉自己不会再生长的巨龙在大战过后,绝望的搬进幽阴深邃的峰林中埋头苦练械术,直到将与其他四龙一般高的机械巨龙制作出来才出山。影龙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变得像个变态大叔一般喜欢漂亮女孩子可爱小妹妹,巨龙百思不得其解影龙究竟是受了什么刺激。

  他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明白影龙为什么“不喜欢”男性了。

  「我会救你的。」这句话在被光龙彻底食言以后影响了光龙很长一段时间,自责与无用的解释与理由,随着数把光剑一并被葬在记忆的深处,时至今日才被再度解封出来。

  花嫁娘冰龙说要以自己最美的姿态去面对久不归的未婚夫,纵身一跃,别在耳畔的七彩琉璃花在波光粼粼的水中流光溢彩。随着氧气与能见度逐渐降低,气泡上浮,花嫁娘彻底沉睡于深海之中。

  炎龙依旧不变,只不过比武对象从翼龙变成了光龙,而做饭这种事……他再也没进过一次厨房。

  眼角涂着玫红的翼龙嘲笑着,夹杂着闪电流影冰雪的风暴呼啸而去,炎龙那愤怒的神情让他想起了什么。

  被巨龙嘲讽妹控的炎龙当时也是这般怒火冲天呢。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假使这样的话……

  只是想想罢了。

END.







困。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