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代“皇帝”+图书馆管理员兰的日记
企划设定
超短.摸摸鱼.

X月XX日  阴
*那家伙指图书馆馆主
  打扫地下室时意外的发现这本落满灰的日记本,好像是去年生日时候炎飞送的,再之后就没找到过,也不知道是谁塞进了地下室。
  找起来虽然有点麻烦,但那火红的封皮,就像灭世的大火,意外的令人喜欢呢。
  ……嗯,第一次写日记不知道该写些什么。炎飞很活泼,小舞很淑女,影很冷漠,白很帅气..啊。与其这样说,还不如说大家都是容易让人着急上火的傻瓜白痴大笨蛋,反而更现实一点。
  既然是日记本的话,还是写点.其他的东西吧,反正那家伙也不会动这么隐私的东西。
  …说起那家伙,那家伙才是真正的傻瓜白痴大笨蛋啊!偷偷摸摸的跑进我屋子里去是想做什么啊!当时要是没认出来一个电话就是入室盗窃了啊严重点搞不好还是杀人未遂啊!!!我怎么会认识这么笨的家伙的啊!!!现在又突然玩失踪是什么意思啊!上次来的那俩家伙差点把二楼天花板搞塌啊!赶紧滚回来我就谢天谢地了啊!
  这么抱怨一通真是心情舒畅了许多。
  那家伙如果溜回来偷看日记的话,我一定会打爆他的。
  一定。

XX月X日  晴天
  在办公桌上发现了这本日记本,看起来根本不像这个时代的产物。本想着也许是潜从矮人族那里找到的东西,没和我说一声就送过来的,结果一翻开。
  前面那位的怨气都快从字句中冒出来了呢,还有出现频率超高的“!”,听语气颇像个幼稚的小孩子,感觉很可爱的样子。
  矮人族小孩子原来会说别人是「傻瓜白痴大笨蛋」吗?我一直以为他们都是沉迷在知识海洋与科技创新里的生物。
  啊以前还以为龙人都是一觉能睡几世纪的生物呢,结果被潜和他的友人黑翼狠狠打脸了(这段用黑色羽毛笔划掉了)
  好啦不说那些了。
  成功征服整个西方世界之后,唯一改变的似乎只有变得更忙碌了而已,每天都有堆成山丘般多的事物等着我处理——真不明白为什么第二天宫廷宴会要不要参加这种事情都要问我,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统一了西方各国劝降东方君主的结果。
  下午茶的阿萨姆红茶奶冻味道好极了,只是在那些邻国皇子、公主与贵族少爷小姐来了之后,变成了一场盛大的丢蛋糕聚会。最后是一脸奶油的潜微笑着收拾了所有的小孩子,我还记得他当时冲着我笑时的表情,简直黑了半张脸,现在回忆起来还毛骨悚然……莫名的。
  ……突然怀疑这日记本上有没有什么小机关。
  嗯,如果可以有一天闲时间就好了。去看看那座,犹如监狱般隐森沉寂的巴别塔。

X月XX日 雨
  浑身湿漉漉的。回来就有件很奇妙的事情,发生在了我的日记本上。居然有其他人的字迹。炎飞那家伙果然没安好心,下午去学校好好收拾他一顿好了。
  所以说我为什么碰上了灵异事件还没有把本子烧掉啊。你才是矮人族啊,矮人族有这么高的吗!而且,随随便便说别人像个幼稚小孩子真的好吗,这种话听了让人很想伸拳头暴揍你啊!这种话,真是比「你长得真像初代皇帝」还要令人生气。
  想要把这个在我本子上乱写的家伙抽筋拔骨剥皮然后做成肉馅包成饺子给同学如果被问说是羊肉馅就好了反正那些家伙都不会知道里面是什么。(整句话被涂黑)
  是的,我今天再一次被说,长得很像初代皇帝,了。明明谁都没见过初代皇帝长什么样,还总用这种子虚乌有的东西形容别人,都是超没礼貌的混账啊!
  下午有家长会,考的不是很差,但他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大发雷霆。
  那家伙一大清早回来了一趟,留下生活费和写了毫无意义废话的纸条就又消失不见了,字写的很凌乱潦草,就像是鬼画符,看样子走的很匆忙。
  不知道他说的「我很快就会回来」中的很快,又是多少年。

XX月X日  多云
  潜说这本子不是他拿来的。就像是巴别塔一般,无人知晓它从何而来。有潜的帮助,今天繁忙的公务轻松了很多。
  前面多了整整一页的日记,真是火气大的少年啊,就像我小时候一样,虽然这样说很不礼貌。
  突然被勾起了在宫廷教师那里学习的记忆呢,食古不化的斐尔娜老师借着「循循善诱」的名冲着我喋喋不休,每次被恶作剧后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直到后来遇到潜才发现那些根本不算什么。
  啊,不堪回首的记忆啊。
  很快我就要去极西之地巡视了。战争过后我便再没有去过那里,总有不好的预感,
  也许是错觉吧。
  以及,「皇帝」的话,那不是我吗?

XX月XX日  烦心的日子,没看天气
  不详的预感怕是真的。
  今天去学校“好好”质问了一番炎飞,只是将书卷起来把他追着满地跑有点太温柔了。他居然告诉我这个日记本是在暗精灵的魔法商铺里买的,真是混蛋啊还说「你随机应变能力这么强无所谓的吧」这种话,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超级生气的啊!应该直接揍一顿他才对啊!
  好后悔啊!!!
  你说我像你幼时的样子更令人想揍了啊!
  你这样的家伙如果是「初代皇帝」的话——怎么可能,那个只存在于历史中的,在七大种族混战中如有神助般的皇帝?
  开玩笑皇帝怎么可能是记日记像你这样的人啊。
  …
  ……
  等一下我平日里也不是这么说话的。

XX月XX日  晴
  难得的好天气,没有看到另一个人的日记。果然还是灵异事件吧?
  本来说好要揍炎飞的,结果说了那么多次还是没动手。

XX月XX日 雨
  烦人的大雨烦人的老师,莫名其妙被罚了十几遍课文,倾盆大雨哗哗的下也不见能把怒火浇灭的。翻翻从前的日记感觉自己像个智障一般,像个怨妇般絮絮叨叨的抱怨吐槽。
  单纯的想要骂脏话,试图用脏字连出一篇作文,失败。
  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
  【大半页被水笔划掉疑似脏话的东西,黑漆漆一片】

XX月XX日 雨
  依旧在下雨,下个不停。本想着今天雨会停,没带伞,结果回家时淋成了落汤鸡。
  欲要冷死人的节奏。
  打喷嚏了半天,我可能感冒了。
  课文没抄完,不想抄了。

XX月XX日 雪
  天气反常,下完雨就下雪。
  想要钱,很多很多很多的钱,这样那家伙或许就能回来了。

XX月XX日 晴
  浑身都是血的飞贼先生躲到我这里来了,遍体鳞伤。真是没想到难民与奴隶口中被赞誉的“大善人”飞天盗贼居然会是法纳尔的独子弥赛亚,事后他给了我不少钱。
  羡慕,如果我也像他一样有钱该多好。
  离上次记日记已经过了二十多天呢,看日期的时候吓了一跳,再过段时间就要过年了。
  新年的愿望依旧是那家伙回来。
  如果那个自称「皇帝」的人可以出现也行啊。

X月XX日  小雨
  少年,如你所愿我回来了。
  最近一直在忙碌于处理大大小小的重要事件,也许不都是?反正我是很不容易的处理完了,若是说「麻烦」的处理完一定会被伙伴说道的吧。
  想知道你身边会不会也有像伙伴那样的人。
  我们这里也在下雨,虽然只是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就连被褥中也像潮湿的。
  总能隐约感到有什么驱使着自己到巴别塔去,纵使我并不向往所谓「神的力量」,但还是要去那里一探究竟。我这段日子中只要发呆或是沉思都会回戏起沐浴在鲜血中,驰骋于战场里的日子。金戈铁马,折戟沉沙,攻无不取,战无不胜,血流成河,天与地失去了界限,在暗红中混沌扭曲。
  我的双脚踏于众生的尸体之上,鞋尖染满猩红,朝天举起利剑,宣告着自己的胜利与无限荣光。
  我的伙伴在看着我,微笑。
  这些依旧记忆犹新,恍如昨日发生一般,可掐指算算年份,那些都是被尘封入历史中已泛黄的东西了。我曾思考过「神的力量」是什么,是「无限」?是「虚无」?是「时间」?是[精神]方面上,还是在[物质]方面上,更或者,是[一切]?
  很快我便放弃了思考,时至今日,我才再度回忆起那些幼稚可笑的想法。
  神,不是我等能知晓明了的存在。
  不详的预感真是愈发强烈了:(

XX月XX日 晴,但有积雪
  原来皇帝也是会用颜表情的人吗!
  这没想到我的愿望还会有实现的那一天,虽然说这只是第一次许愿而已。
  你的记忆是只有漫画中才会出现的场景吧?想成为和你一样的人,只要不像现在这般碌碌无为,每前进一步都像堕入更深的深渊,步履维艰,却又无力止步不前。
  被你带的我也有不好的预感了。

X月XX日  巴别塔边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写日记了。
  少年,你听到了吗?
  神在召唤我。
【剩下的半页通通被火焚烧了,边沿有着碳色的痕迹。】

XX月XX日 天气这东西无关紧要
  ……
  他也不在了.
  ……
  又只剩下我一个了.

X月X日 雪
  又下雪了,请了假。

X月XX日 雪
  雪花飞舞的新年,依旧是我一个人过。

X月XX日 晴
  烧了这本日记本吧。
  反正它也和我一样,毫无意义,本就不该存在。

X月XX日  大风
  .
  啊,还是,算了。留着也不碍事。
  扔回地下室好了。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