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狸先生一直在等他的兔子小姐

*这种满足私心的东西哪有所谓文笔的存在

1.
曾经森林里有一对红蓝兔子快乐的生活着,它们喝着清甜的小溪水,吃着香甜的胡萝卜,每一天都是幸福的。
后来的某一天红兔子独子外出觅食,蓝兔子被路过的白狐狸先生叼走了。

2.
回到家发现蓝兔子不在的红兔子,以为仅是蓝兔子出去玩耍了。
直到红兔子看到了蓝兔子头上戴着的粉花。

3.
白狐狸走了,在红兔子找过它之后。
蓝兔子非常失落。

4.
临海的小镇分外美丽,清风徐徐拂过风平浪静的海面带起波浪,天青色扇形的琉璃窗折射着清晨薄凉的微光。
冰龙坐在窗边,单手撑着下巴,盯着手中的粉色钻戒,一阵心不在焉的神游。

5.
白狐狸离开了两个多月,蓝兔子就保持这个状态了两个多月。
红兔子思考了很久之后决定带蓝兔子去另一个森林里游玩散心。

6.
年代久远的生锈铁轨上半铁半木制的火车呜呜轰鸣着逐渐停止前进,炎龙提携着两箱简单收拾的行李箱先冰龙一步下车。
小镇火车站后是树林阴翳的山丘,温热夏风蹿进树冠中用树叶演奏一曲单调清凉的曲,鸟雀随着乐声在唱歌。

7.
在古老简朴的森林中,红兔子带着蓝兔子沿着小溪漫步。野花散发出幽香,树木繁茂树林阴翳而鸣声上下,小动物们都成双成对。蓝兔子更失落了,红兔子的办法似乎起了反效果。
渐渐的,中午到了,饥肠辘辘的兔子们该去觅食了。

8.
细长的银勺探入咖啡中均匀搅拌令方糖加速融化,漂浮在液体表面的白奶油顺着勺杆化作漩涡状。暖黄的长条面包上闪着撒了甜甜的彩色糖屑,是镶了星辰,是企图遗忘的美好回忆。
窗外似乎有人在注视,冰龙回过神来眺望着,那个身影一闪而过。
应该是错觉吧?冰龙垂手,细细品着咖啡咬了一口面包。

9.
森林浆果灌木丛环绕的空地是动物们的游玩场所,七月结果的酸甜覆盆子正开着花。
流浪的演奏家蟋蟀先生演奏着它的新曲,蓝兔子蹦哒过去,竖着耳朵洗耳恭听。
一抹白色的身影躲在树后面,红兔子静悄悄的看。

10.
远处的吉他独奏与歌声缥缈,若有若无的传进耳中。
“小妹是很喜欢听这种歌吗?”
冰龙摇摇头。喜欢听歌的是他,而不是她。

11.
黄昏已过,火烧云追随着太阳的步伐离去,一轮明月高悬空中。玩耍了一天的兔子们疲惫的寻觅着可以驻足过夜的树洞。
可是,它们很不幸的遇上了几匹恶狼。

12.
炎龙的肉搏技很厉害但依旧寡不敌众,他与冰龙被逼进无人的小巷中。那些人扭曲着丑恶的嘴脸掏出刀子,威胁着他们掏出身上的一切钱物。
就在闪烁寒光的刀尖即将在冰龙白嫩肌肤上留下一道滴血伤痕时,那个一直在躲藏的身影扑了出来。

13.
狼匹们夹着尾巴狼狈不堪的逃跑了,伤痕累累的狐狸先生舔舐着暗红伤口,蓝兔子抖抖耳朵跳到了它的身畔,粉色的花格外显眼。
白狐狸先生用头颅蹭了蹭蓝兔子,绒毛蓬松的尾巴将蓝兔子卷住。
红兔子抖抖仅是沾染了些灰尘,趁着夜色踏上回往森林的路。

14.
翼龙说,他不会再离开了。
END

15.
翼龙离开前与炎龙做了个约定。
「如果有一天,你同意我和她在一起,就将她带到我和她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吧。
我会一直在那里等她的。」

评论(2)
热度(15)
 
© [流影罔极]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