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的点文.觉得写出来会很好玩
* @中二少年夏小夜
*OOC不可避免.错字大概有.私设成山
*大概3000+

*[你与我的前后,皆是黑夜]

  无忧现在才很迟的发觉到,似乎从喜欢上她的那一天开始不断的被拒绝便是不可改变的命运,无论是哪种方式哪种办法都在接连不断的失败。就像是命运有意而为的嘲弄。

  第一次是在五大家聚会的时候,风拂过她的发,撩动了他的心弦。夕阳西下,甜甜的星星泡芙都被映上了红樱桃的颜色,她回过头来。脸颊红扑扑的,就连自己也搞不清究竟是落日的余晖,还是幼时无意间因害羞而红了脸。少年在懵懂无知中道出了那句「我喜欢你。」
  当然为了应和标题怎么可能会让他这么轻易就成功呢?结果不出所料的是被婉拒过后还获得了一张好人卡,附赠自家亲的不能再亲的亲哥无虑没人性的嘲笑。至此,无忧便踏上了一条漫漫表白路,且一去不复返。

  第二次表白的地点已经因为不愿忆起而选择性遗忘,只是某个八字不合的混账老哥经久不息的嘲笑声至今带着3D环绕效果萦绕耳畔。本该是非常帅气的在花样突突突的机关下完美英雄救美然后获得美人香吻一枚,并且以身相许只为报答感恩之情。但事实似乎并不是这样,无忧看着x2的好人卡,愤懑的撕了无虑的小说并且拆了他的傀儡。
  「真是八字不合。」老哥说完这句话便把他扔进练功房里去,离去时还不忘发出嗤笑的声音。
  未来一切的梁子就是今天结下的。

  第三次学聪明了点听了天元夜神的意见送了夹着情书的巧克力,时候才发觉当时真是傻兮兮的,那种沉迷知识海洋里的医学痴怎么可能会对璃了解多少呢?结果就是一直等了很久都没有得到回复的消息。

  第四次是告白如若没记错的话在情人节呢,方形窗外色彩斑斓的氢气球不断上升着,柠檬黄,苹果绿,宝石蓝,最终都化作小蝌蚪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就像是那份被遗忘在桌兜,最终被值日生揽出后所清理掉的,粉色信封包皮的情书。里面用稚嫩情话端正字迹书写的爱意,是不知用多少份失败的不满意品换来的。

  第五次告白是在气氛欢乐融洽的万圣节,各类糖果甜腻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各位宗主彻底放任我们几个到一起玩耍挨家挨户的要糖。当时成功的和她有了难得的独处时间,将早已准备好的自制软糖送给她后,她收下了,但是她并没有注意到糖纸上字迹歪歪扭扭的「 Like you, super super super like you! 」。于是乎筹备已久的第五次告白也不出意料的,在期待与失落的跌宕中失败了呢。

  第六次告白(大概不算?)彻底忘却了时间仅记住了那美到令人窒息的一刹那,是夜,悬于高空的月;流云是不停歇的奔马,在流星雨下飞速奔跑。在远离市区、郊区最高的山上,知了伏在树干上低声鸣叫;燃烧的流星如同璀璨耀眼的钻石在夜幕中划过,像雨水般落下;微风在耳畔轻语,犹豫不决的男生鼓起莫大的勇气,注视着沉溺于夜幕星海的女孩儿——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已到嘴边的「我喜欢你」,而改成了安慰的话语。璃很难过,她很伤心,被岳父啊不痕叔叔狠狠地斥责了,他为了安慰她而将她带到了这里看夜景。
  结果就是在山上过夜双双感冒而后被父亲更严厉的斥责了一通。

  第七次告白时才刚学会写信的严谨格式,亚比生中最重要的「第一次」当然要给亦最重要的。一边默默吐槽当年辛亏那份情书没有给璃看,一边纸上行云流水奋笔疾书。笔尖在纸上渲染墨迹,字迹纵横,勾勒出难平的心潮。翠菊盛开在浅蓝信纸的角落,低语着她美好而简单的花语。思绪像告白的成功与否,在浪潮起伏的海面上漂泊的船,飘飘悠悠,终是没有寻觅到一出可以停泊的安全港湾。
  翠菊的花语:「请相信我、可靠的爱情」

  第八次是新年。告白很可惜的被打断了。

  第九次是……

  ……

  第一百次告白,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啦!那时为了封印洪荒之力而与其他宗宗主会聚一起,封印失败,御星少主无可奈何不得已只能带着失控的洪荒之力到宇宙中游荡,而大家都回到自己宗门忙碌。御星宗的损毁与伤亡是最严重的,无忧借着「关怀同辈」的理由将大大小小的事情通通撂给毫无准备的假亲哥和灵狐便溜到了御星家去。
  星是夜明亮的眸,夜是星唯一的居。月光像女神顺滑柔亮的发,丝丝缕缕的倾斜而下,笼罩在依偎在一起的二人身上。微不可闻的告白字句被风裹挟着吹散,倚靠在无忧怀中的御星璃疑惑的「嗯?」了一声,在疲惫与安心中酣睡过去。

  捏着细长绿柄的指尖将栩栩如生的铁色机关玫瑰转悠,向外翻出的玫瑰花瓣层层包裹着最内的花蕊,本不该存在的幽幽花香弥漫着,偷偷钻进指缝、袖口中。无忧小心翼翼的将几缕垂下的丝发梳进准备了整整半日的发型中,鎏金的瞳眸中闪烁着光彩,他充满了期待与希望,还有对失望而归的心里准备。今天是他的第一百零一次告白,在严重的心里争斗过后,「再尝试一次吧」这种想法战胜了放弃。
  皮鞋踏在铺满鹅卵石的地上,发出清脆、富有节奏感的「哒哒哒」的声响,就像是踩踏在心弦上,搞得心不安。两种结果各是一半一半的概率,「就像是薛定谔的猫一样。」他在心里这么比喻了着,握着玫瑰花的手掌心泌出的汗水让没有刺的花茎向下溜了几厘米,粉漆花瓣贴在了虎口上,冰凉的触感令他不得不将挪动了花在手中的位置。
  这种感觉真是太糟糕了。他想着。
  枝干苍劲有力的两颗青松倔强倨傲的扎根在峭壁的裂缝中,松针纤细,郁郁青青的色泽让无忧冷静些许。他深吸浅吐,缓缓调整着心率。
  「反正也不缺这一次失败了——!大胆点啊无忧!」他鼓起腮帮吐出一口气,说出了像是用来鼓起勇气的幼稚话语。真是搞不明白,为何往日那般轻松冷静,就连对上亲哥哥也可毫不示弱的互怼起来,最终带着「我真是和你八字不合!」这种暗含放弃之意的话语胜利而归,唯独和她在一起,单单是看着她都会变得羞红了脸,每一句话都语无伦次,像孩童那样幼稚。
  也许是因为喜欢她吧♥.
  给了自己个看似合理的理由,便推开了门,迈过门槛。
  他透过晶莹剔透的水晶门帘,看见了那心心念念的人儿。她还是那般清秀美丽,阔静安详,细长的睫毛微颤着,犹如轻薄的蝶翼。肤若凝脂。唇似红樱,星眸皓齿,如诗如画,犹如从云烟中走出的仙子。百合花香弥漫,屋内温柔的宁静,那充满活力的烈焰红发此刻也安静下来,悄悄地垂下,流淌在大理石地板上,疑是银河落九天。
  时过境迁,唯不变是她倾城容颜,撩动心弦。
  鬼墨无忧不愿发出一起声响来打扰这仿若凝固的绝美画面。
  「无忧……?」
  女子清澈声音传入耳朵,敲击着无忧的鼓膜。他用汗湿的左手摁住自己的胸膛,阖眸反复着深呼吸的动作好几番,才犹豫不决的掀开珠帘,缓缓到往她的身畔。
  他沉默着整理自己的无言,将玫瑰递到她的手中。她挑眉,有些新奇的看着,细嗅那独特芬芳时不知碰触到了哪个机关,音乐缥缈的响起。
  「Time keeps slipping by
  if i could have just one wish
  i'd have you by my side
  oooohh i miss you/oooohh i need you」
  温柔委婉的女声感人,鬼墨无忧轻唤着御星璃的名字,她仰起头,对上无忧的眼眸。灿金、海蓝、猩红融萃出了最美的景色,那是坠入晨星的深海,那是永恒明亮的希望。
  「御星璃,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期待着,期待着答应,又恐惧着拒绝。
  她唇角微勾,眼眸弯弯:「好啊。」

  我等你这一句话,等了好多年。
——END——

评论(3)
热度(7)
  1. なつや[流影罔极]影 转载了此文字
    给院长打电话!瞬间咬碎嘴里的糖
 
© [流影罔极]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