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一点点随着他的动作,滴落。
       我这才发觉,他的脚边,甚至是我的脚底,全是软绵绵的尸体。我一瞬间想起了当时,人食人,尸压尸的战神王国,以及逃避责任的自己。
       浑身上下有些失力。
       四处都是悬挂在半空中的牢笼,有大有小,有的已经生锈,有的尚是崭新,唯一相同的是,里面都装的是兽不像兽灵不像灵的各种亚比,张牙舞爪,狰狞无比,不断的击打着牢笼壁。他们有的因为伤口无人管理救治流血发炎最终流脓,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嘶吼声不断,其中不免夹杂着小兽微弱的呻吟——顺着声音看过去,那是一只下肢已经开始腐烂,浑身上下都有密密麻麻小黑洞的“亚比”,时不时有蛆从它的腐肉、皮肤、口鼻耳中钻出,然后掉在地上……
       都这样还没死,真是生命力顽强,不是吗?
       忍着呕吐的冲动,我跟在 他们 身后,走在这拥挤狭小的通道,视线扫着地上混杂着鲜血、排泄物、脓水等等、散发着腥臭腐烂气味的东西。
       胃部几乎是扭曲在了一起,作痛着,想要扶住什么呕吐。
       四周的牢笼壁上,有着更恶心的,难以描述的东西。
       败坏,腐朽,肮脏。
       缺失,扭曲,糜烂。
       难以改变的,充斥其中,充斥在这方寸之中。
       亚比改造,让他们获得了更顽强的生命,甚至都无法逃脱这等痛苦。
       这些各种颜色的东西,最后都扭曲融合成了一种颜色,一种已经无法再染上各种色彩的颜色。
       彻底的,黑。
       眼前的黑不是黑。
       是绝对的恶。
.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