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年.
即将升上初三的初二们毫无危机感的浑水摸鱼,越接近期末玩的越嗨,一副人有多大胆复习拖多晚的样子。
任凭班主任携手主副课老师磨破嘴皮子天天叨叨你们离初三离中考越来越近,同学们也仅是掏掏耳朵左耳进右耳出听到也假装没听到.
得,你们从初一军训完就开始这么说了,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
班会课上刚睡醒的无虑揉眼,边揉边说,然后懒洋洋的倚在墙上侧身听着老师充满感情手脚并用的絮絮不止.
无非是“马上就要初三了你们认真点不想听了就睡觉不写作业写份申请通通批还学什么学不想学就算了”
同学们有气无力毫无激情气势可言软绵绵的答了句:“想学.”
这哪里有想学的样子哦?
这个班没救了.御星璃自然的靠在无忧身上仰望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无忧的脸有点红.
一节被班主任占着上班会的自习课就这么白白浪费过去,下课铃响起老师失望的抱起演讲稿和U盘扫视一眼沉重的班级头也不回的走了.
剩下的同学们惋惜的惋惜,归心似箭的秒收书包冲出教室扑向校门.
因为个子矮而坐到第一排上节课从头到尾小透明的龙吟真抱着作业在凳子上一百八,作业摊在了自己老哥比脸还干净的桌子上.
令兄正于最后一排耍投篮球过吊灯的杂技,大总管坐一边死死盯着篮球眼睛珠子随着运动轨迹上下左右ABAB.
“那个小花啊,我说一帮写作业群众围着你一个吃瓜群众,你良心不会痛吗?”
我们一大群人都在写作业就你一个在吃也不知道分享你有良心吗?
无忧冲着无虑做了个可爱的笑容,无虑瞬间噎住死活咽不下去那口辣条,对着自己可爱的弟弟翻了个白眼.
“我没有良心,我的良心给你吃了.”
无虑比了个心过去.
滚,你恶不恶心.无忧一眼刀劈了小心心,璃安静的看完这对兄弟互动,发现事情不对,眉头一皱又趴下去继续写作业.
天元夜不做声响的目睹了事情的发生经过结果,头一扭一巴掌拍在了煌背上.
夜神我和你有仇吗?啊?
煌幽幽的抬起头,用极度幽怨的眼神瞅着他,塞在桌兜里的双手拿着画面全灰的手机抖得厉害.
夜神不解然后一目了然,瞟了眼班门口正催促大家回家的班主任.
煌顺着夜神的视线望去,即将“出口成脏”的嘴闭紧,咽下了到嘴边的素质十六连.
“哎!明天要来家长听课哎!”老师一走寒灵就翻出手机打开微信有些兴奋的说,在最后互怂还抢了龙吟守篮球的阴阳二人听到寒灵的声音不约而同的一僵.
得,这回上课也玩不成了.
龙吟真捂着嘴满脸愁容,思虑良久面色凝重:“哥,爹爹他不会来吧?”
来了瞧见你这么浑水摸鱼定会打死你。
“……”龙吟守沉默,撂下篮球.
.
数学老师(因为身高问题)挥舞着扫把杆铿锵有力激情澎湃的讲着几何题,台下学生齐刷刷一片端坐,整齐到令创校至今所有的老师欣慰流泪——除了某朵睡觉的小花.
阴阳背后齐齐的坐着四位:东皇天、道、无、极,四个老年人的视线全部聚集在阴阳二人身上,盯得他俩浑身不自在感觉后背发麻快长出刺来.
东皇太一和逍遥也来了,不过你们真的是在听课吗?一人一杯星巴克还惬意的找了转椅来?
弥赛亚撑着脸一副快睡着的样子,但每当戮偷偷摸摸把手挪小银腿上时他就会瞬间清醒去看KK生怕KK给戮带坏.雪无寒虽是寒灵的爹但视线死死的固定在天元夜身上,一旁的天元殊笑眯眯的从医务室过来手中还拿着有毒的药草.小花虑倒是不怂爹,龙吟守刚好相反,两个人一个睡死一个做的笔直笔直的,鬼墨家老爷子无奈的看着自己俩儿子,而龙吟家老爷子坐姿端正神情严肃快把龙吟守的后背盯穿了.
痕papa还在办公室苦不堪言的批阅作业.
麟儿他娘那个霸气浑然天成的女王大人来了,说他爹在家里做饭.麟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家老妈表示吃惊:什么我爹居然会做饭?!
“无虑,你上来做88页第五题!”数学老师一棍子敲到无虑桌子上,将酣睡中的无虑顿时惊醒.
幸亏无虑没有起床气也不骂脏话,半梦半醒地拿起板擦看也不看就开擦,亦是第一排的真焦急的喊了他好几声,一边的寒灵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咋了?”
“你……你擦的那个老师还没讲……”
“哦,那无忧你上来做一下吧.”
无虑说着又开擦另一块黑板.
哦!
哦!
你就只有一个哦!
什么叫做“无忧你来做一下吧”?
无忧咬碎满嘴的话一肚子怨气,撇着嘴上去.
不是他叫你上去你就上去了?
为什么无虑高马尾及腰而无忧却只有不过颈的短发?
为什么学校会允许男生留长发?
一放学龙吟守就被其办事雷厉风行效率极高的老爹拎回去了,真……被撂下了.璃嫌弃了一下这重男轻女的老一辈,抱着作业和寒灵将快缩成一小团的龙吟真围在中间.
剩下一帮嘎子们凑成一窝喝茶聊天打游戏谈人生谈理想.
第二天麟他爹来了,看发色大家怀疑他不是亲生的,然后体育课被这对父子追着满操场跑.
第三天学校通知全初二下周要年级联赛,打篮球.那天男生分为两种,一种活跃的不得了上蹿下跳几欲上天,一种跃跃欲试的.女孩子们有点害怕,于是将全班的男生赶出了教室.
睡觉的小花被当成女孩子了.
第四天也就是周五,龙吟真抱了十几分便当来学校,分给班里打篮球的同学,给哥哥的是特制的.
看着篮球场上兴高采烈挥洒汗水的一众人,真望着他们出神,全然不知一颗篮球从高空极速降落冲她掉下来.一声爆裂声响起,真慢半拍的扭过头去只见一块瘪掉的篮球像受伤的飞鸟般坠落,刚好掉在她脚边上.“小心点.”无虑立在她边上,看着无忧抢过阳的篮球投篮成功,嘴角勾起.
帝天麟.中锋.
(传奇)阳.前锋.
炽天使(KK).前锋.
龙吟守(完全体).后卫
鬼墨无忧(完全体).后卫
【没打过篮球的人试图写出打篮球的感觉】
还有一众人(比如御星煌,寒灵,小银,小阴等)陪打玩的不亦乐乎,体育老师一阵指指点点作战指挥加裁判,被无忧一句嘲讽带入现场,一套带走所有人.老师轻易断掉KK的传球一个漂亮的回身,三分球进,龙吟守和无忧听到一声重重的掉落声才止步,看着球自顾自的滚远。
“臭小子们,比起一班你们差远了!”体育老师三两步追上球,扫了眼篮球场上大汗淋漓的学生们,尤其是无忧,“还有两周时间,你们要训练的很多!从明天开始替补和主力早上提前到校,我们训练速度,等我满意后就开始放学留下来班内对抗赛,让我看看你们的训练成果!别到时候给一班打的太惨!”
一班是什么情况呢——前锋雷帝神的罚球几乎必中,貘抢篮板球在友谊赛中从没失手过……无虑倚着篮板支架.主攻是雷帝神,其余四个几乎都是在给他传球,只要失去了雷帝神这位主输出,一班队伍便只剩下移速中等的“坦克”们了.二班先前和一班友谊赛,败得可是惨不忍睹不忍直视.
“等着瞧吧,看看我们是怎么吊打一班的!”寒灵冲着老师吐吐舌头.
除了寒灵和御星煌外,其他几人神情有些凝重.无虑一声不吭地走了,帝天麟仰着头,若有所思,几缕蓝发被汗水打湿顺着脖颈曲线贴在脖子上,忧郁的颜色.
士气低下.
.
真总感觉近些时日总有人偷摸跟着她——这一周父亲总带着哥哥先走而她自己回家,龙吟家武馆暗藏深巷中,每天回家都像在走迷宫,从小真就很敏感,对于一些稀碎的小声响都害怕,近日更是一口气从巷口跑回家.
寒灵摊手说真有点小题大做了,说不定是受伤的小猫什么的.
“也可能是蛇哦.”御星璃从真背后环住瑟瑟发抖的小姑娘,下巴垫着她的头.
“人家还是小姑娘呢!璃你不知道真最怕蛇吗?”寒灵蹂躏着口齿不清脸色灰白细声重复着“蛇……”的龙吟真.的脸.
“不知道.”御星璃道.
不是老铁,接着呢?后续呢?你把人家吓到了还不安慰一下吗?啊?啊?寒灵眼望着御星璃,璃一脸不解的看回去.
下午龙吟家老爷子有事没来,龙吟守换了打篮球的场地,让真留在教室里先写作业等他.
真点点头说我写完作业会给你抄的.
一旁的小花虑感慨自家弟弟什么时候才能这么乖巧听话懂事的时候,小阳从作业堆中挣扎出来,说等你像个哥哥的时候.
像个哥哥?怎么才算是像个哥哥?无虑一挑眉.
你去问问龙吟真不就行了.帝天麟收好书包准备下楼.
“哥哥超棒的,会关心我保护我陪伴我……这些都是只有哥哥才能做到的事.”龙吟真幸福的背后都开出一大片花了.
无虑撇着脸瞥着作业沉默.无忧他不需要关心,他自己能保护好自己,他需要陪吗?需要吗?需要吗?
“那可不是只有哥哥才能做到的事情,只要是关心你的人都可以.”无虑撑脸.
“才不是!”龙吟真撅起小嘴,“哥哥为我做要比别人做有那种不一样的感觉!”
…那个妹控是不是说过一样的话?
.
(没打过球的人の绝望)
日常两千米浪圈,限时十分钟,除了无忧一帮长发飘飘的男子们在操场上绕圈,头发特效就跟用了飘柔一样.
下来买奶茶的无虑盯着跑道上本班奔驰的“妹子”们有些懵.
无忧说他其实很想看长发接地的老哥来一波.
无虑回了他一波白眼.
龙吟守俯身断掉寒灵的传球快运两步被围,双手抱球高抛传给中锋帝天麟,帝天麟跃起接球尽力一投球绕着篮筐一圈弹出未进,御星煌急跑几步先阳一步得球,进框,得分.
“阿麟,你还是安分投二分吧!”KK抹了把汗拍拍帝天麟的肩,突然眼尖的大喊:“小阴,二次运球!注意点!”
小银和小阴同时扭头看他,小阴将球甩给小阳,对方稳稳接住顺手一个二分进球.
“呆子,不错嘛,二分进的挺准.”
“哪里哪里,还有你说谁是呆子啊!”
无虑和夜神坐的挺远,静静围观.
“小花,你怎么看我们班和一班?”天元夜问.
小花小花小花你全家都是小花,怎么都开始这么叫我了?“龙吟守体力高速度快但是攻击低,他传球快且准,能快速回防;无忧同是体力高但他不攻速度攻防御,抢篮板极快,也是让对方罚球最多的人;KK,小阳,帝天麟都主攻速,帝天麟主投罚球和一分,小阳更多时候是断球,而KK……KK眼尖,视野宽拦人投篮都很强,很少在三秒区内投篮——一班的话,六边形战士.”
“六边形战士?”
“六边形的表格,全部最高数值时就是一个六边形.”
那还打个毛.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