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奥义向,私设成山,OOC大把,不喜勿看
*我就是个破画画的你希望有什么文笔存在啊
*全是瞎78乱写,满足私心罢了,标题和内容无关

【1】
下雪是个好文明。

天空阴沉,白雪纷纷扬扬,缓缓飘飞。校园各处堆积满细雪,操场、楼梯扶手、告示栏……积雪随处可见,就连风纪委员的龙珠上都洒满雪花。

淦。

手握龙珠的七星龙吐掉了嘴里的狗粮。

磁爆步兵[划掉]电疗大队大队长[划掉]风纪委员七星龙同学因为最近下雪的原因不能再随随便便就给人电疗[因为水导电会导致权全校遭殃],导致诸多同学因此而放肆起来,臂如说又有人公众场合蔑视他人信仰[事后被X吉同学一巴掌拍地板里扣都扣不出来],又臂如说有人皮又痒痒了去偷偷抱走末炎姐的不破玩[听说那位同学现在因为重度烧伤还在医院里躺着,由此可见我们的风纪委大人往日里拯救了多少作死少年的生命],再臂如说……

七星龙冷漠的瞥向操场边上一人一杯热奶茶的两个人。

校规不允许电疗早恋学生真是遗憾。

【2】
有时候,不得不说太二真的是个很烦人的存在,骚话满篇,痞气上天。

你,看到教室里飞舞的飞镖了吗;你,看到追着太二满教室跑的无极了吗。

你看到被太二吵醒的无极的另一重人格把太二摁在讲台上就啪吗。

对啊,啪,啊。

想太多了,那只是肉体暴力接触的声音而已,虽然那声音听着容易令人想入非非。

伊乐:哇你们都这么可怕的吗???

【3】
雪不曾停过。

下雪天居然还上体育课,这让同学们迫切的想要剖开老师的脑子看看里面是被冻僵了或者灌满了雪水。虽然诸位同学不约而同的认为是老师有病,但还是玩的不亦乐乎,用堆雪人打雪仗往人脖子里灌雪等方式增进友♂谊甚至会发生一些不可控事♂件。

“龙炎同学你没♂事吧!!!”

敢往帝释天衣领里塞雪块真是充满了不要命气息的作死行为,勇气可嘉,值得鼓掌。

“帝释天同学请温♂柔一点!!!不要那么大力的射♂龙炎同学啊!!!”

帝释天将木箭搭在拉开的雕弓上听的满脸黑线。

请无视以上全部的哲学符号。

隔壁班的腐女们笑的一脸猥琐[划掉]。

【4】
潘多拉的棉帽上积了薄薄层雪,脸被寒风吹得红扑扑的,捧着加热过的阿萨姆奶茶倚靠在无冕身上,打着哈欠小睡一会儿以熬过一节无趣的体育课。

春困秋乏夏打盹冬缺觉,是个学生都能懂得痛。

无冕戴着纯黑保暖防尘口罩看不清神情,一声轻笑,眯着眼眸放下奶茶伸手扫下潘多拉帽上的薄雪。潘多拉困倦的抬起头,下巴垫着无冕的肩膀,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微睁开眼懵懵对上他的眼眸轻哼。

“嗯?”

“嗯。”

潘多拉挽上无冕的臂膀又贴紧些许换了个更舒适温暖的位置小憩,无冕任了。

【5】
一回头就被喂了一嘴狗粮的风纪委大人施以极大气力攥紧了龙珠,一脸冷漠,空气中噼里啪啦几道小雷电在雪花间闪过又转瞬即逝。

很厉害啊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秀恩爱。

等着雪停了接受电疗吧,免费的,不要钱,一个疗程治不好那就两个疗程吧。

正当他这么想着,风夹杂着熟悉的声音和人影席卷而来。

“七星你在这里站着做什么啊!一起来打雪仗啊!”龙吉一套位移冲到他面前拦住同族的腰就又一个位移飞出去成功躲过了来自女孩子与女汉子们扔出的雪球,“耶!!!神龙大人保佑!!没被砸到!”说你是个热血笨蛋这种话完全是开玩笑的吧!明明直接就是个笨蛋热血完全是附加的好吗!……电疗的事情就算了吧。七星叹口气,然后拽着龙吉的后衣领一拽成功躲过带着阿楚十二分气力的雪球,顺手捏了个形状怪异的非球体雪球砸回去,[被砸到的同学惊奇的嚎了一声他看到了假的风纪委员]就这么加入了同学们的雪球大战。

【6】
在一道闪着火花的蓝色雷电即将噼里啪啦砸下来之时(女)汉子楚三连奥义一套位移跑钻回教室没了影,大门哐当一开就看见哈娜骑着树先生和小耶用狗尾巴草逗弄末炎的炎不破,嫦娥(艾米)搂着后羿的枪倚着暖气喝桂花茶。

……这大冬天的哪来的狗尾巴草???

逗弄不破是想烧了教室吗!!![教室做错了什么你们这么对待教室]

怪不得没看见女生呢原来女生都在教室里吗???[潘多拉:困……]

诸位看着打开门一顿沉默的阿楚开口道歉道:“对不起我来错了!!!!”后甩上门一套位移回了操场上成功撞了龙吉的脸小可爱瞬间受到惊吓顿时间操场上两声不约而同的“啊啊啊——!!!”嚎叫传遍了整个校园。

龙吉顺手将阿楚拴住了。

七星龙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帝兰大人依旧保持着冷漠围观一切。[帝兰:我明明在笑]

【7】
潘多拉被冻醒了,无冕将软棉的围巾环系上她的脖子,打了声招呼便起身离开去买东西。

他的奶茶已经冷却,瓶壁尚残留着余温。

大雪苍茫,他一袭白衣。

天地一片圣洁,天与地失去界限,只剩白色飞舞。他就像堕入凡间的天使,不染一丝尘埃,没有神光辉耀,终是融于白雪之中,融于天地之间。

不见广袤天地,不见日月星辰,不见他。就连那缕独一无二的黑,最终亦是消融。

他的存在就像是一场梦,来去匆匆,不留痕迹。

【8】
无冕从她身后捏着几条巧克力钻出来挤回她边上,然后被她哼哼着打了两拳,冻红的小拳头很温柔。

“吃巧克力吗。张嘴。”

无冕哗啦撕开塑料包装袋,露出里面的整块奶白榛子巧克力。

“啊——”

潘多拉咬掉顶层一整层的巧克力,然后攀着他的肩膀喂了他半块。

一块巧克力,自己吃一半,剩下的一半给最喜欢的人。

真甜呐。

巧克力的味道。

评论(9)
热度(15)
 
© [流影罔极]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