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来兮】

【CP:诸葛亮x大乔/乔靓】(大乔名字出于《凤凰二乔》)

【OOC有,大乔第一人称视角,诸葛亮死亡设定,小刀子,腿肉不好吃,纯意识流,错误用词可能有】

我已再无贪念,只想静静一觉睡到永远,陪他到遥不可及的远方,听听鸟语闻闻花香。

得知他不在的那一天我坐在他的办公桌前翻阅着他一封封亲手写下的信,桌前是一扇没有帘的窗,每当我的眼睛从信纸上离开就能透过玻璃看到星空与未来还有他所去往的远方。愿他来世无论于哪都不再如此薄命,能将他身上所有横溢才华尽展。

我不信神,但我信转世的说法。

今天是他的追悼会,我推拒掉所有的任务活动起了个大早,去妹妹的花店里取走了早制定好的白玫瑰花束。在我临走前婉儿抱了抱我意图安慰,她说,[姐姐,为什么命运于你不公。]我有些惊愕,一是因为她语出惊人,没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是我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她和公瑾刚结婚的那段时间?二是她说的是陈述句,我想她应是思虑许久才得出这样的结论。

早上的时候下着小雨,我撑着一把黑色塑胶雨伞怀抱一捧白玫瑰揣着文件夹穿行于时有议论的人行道,我似乎听见了他的呢喃,他的细语。帝国指挥官的葬礼加追悼会在国王和将军来到之后拥挤的不成样,所以我在凌晨六点多左右就先人一步来到了这里。水晶棺材的棱边让我看不清他的面容,我只知道他冰冷的身躯躺在没有温度的鹅绒毛上,我已经与他已经天人两隔。

白玫瑰花束倚放于棺材侧面,我抽出牛皮纸文件夹拿出他唯一一次抽烟时所用的打火机将其点燃,里面是我和他所写下的书信。红焰灼烧防水塑料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将火舌伸向里面的信纸,我直接打开袋子让里面沾染火苗的信纸随着清晨风雨漫天飞舞。

空留下一地残骸与尘埃悼念我与他短暂的爱恋。

也许是我对他的指责,为什么空留下我一人与这些无用的过去垂垂老矣?

在这死寂中七下钟声回荡着孤独,得知他的离去我像一叶扁舟在狂风暴雨中摇摇欲坠孤立无援,泪水逆流成河,那是抑制不住的哀伤。

空间站没有昼与夜之分的,许多不好白昼的外星种族也住在这里,他们也向我那故去的爱人奉上最后的尊敬*。听说故去的人都会在头七回来一次,我本是信的,可与他在一起之后就再也不去理解那些被军士们称作迷信的思想。我在他的窗前点燃了孔明灯,任由烛火飘渺幻灭最后火焰戛然而止。

[魂归来兮——魂归来兮——]

[*白玫瑰的花语之一]

风让我的辫发飞扬,孔明灯写满咒文的灯纸被非自然原因撕破,烟雾环绕渐渐形成他的样子。他依旧是那样智睿一幅神明般遥不可及的样,见到他,我的眉目中已是澎湃的海浪,掩埋住自己真实情感的灰暗被冲的一干二净,哗的全部流出。

[靓儿。别哭了。]

写不下去了ORZ

评论(3)
热度(41)
 
© [流影罔极]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