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00:05
*[Kill]
*用梗—在自己死亡之前将死神杀掉
*镜像西泽尔设定
*「人总要先殊死一番直到精疲力尽败得一塌糊涂才会屈从于命运」

  医院病房空旷无人,阳光透过钢化玻璃侵入这块空气充斥尘埃的渺茫天地,躺在病床上的人胸膛轻微起伏证明心脏仍然运作呼吸稳定。
  有散发不详的「东西」在房间里东躲西藏,在角落中像静待猎物松懈时扑上去咬断动脉的猎豹。西泽尔被光明与危险的气息唤醒,半梦半醒地坐起来身体前倾。
  “真是的也不知道隐匿好点,别躲了,出来吧,我已经知道你在哪里了。”西泽尔带着威胁的语气揉着惺忪双眼,还不忘打个哈欠。
  “快一点,我不喜欢等太久。”
  “三……”
  语速依旧是不紧不慢,不过语气却是充斥着不爽和嘲讽意味。西泽尔脸上挂着槁木死灰般的神情,他眼睛瞄向靠近门口格格不入的阴影。

  无趣,真无趣。

  他扭过头不再关注,黑红色发丝于阳光照耀下的部分泛着黑金色泽,整齐浓密睫毛投下暗金阴影,玫红色眸像盛开的野玫瑰般妖艳。右手探入雪白枕头之下,迅雷不及掩耳秒速抽出匕首斩断蠢蠢欲动的黑暗。
  “哈,终于忍不住了吗?”
  西泽尔像是发现有趣玩具的小孩子露出了笑容,嘴角咧开。他在突然从床铺向前一跃右手攥住重型兵器柄部,身着病服也没影响到他敏捷度一丝半毫。
  那个「东西」终于从黑暗中爬出,斗篷中露出瘦骨嶙峋进握镰刀的手臂散发着秃鹫最爱的腐臭,西泽尔嫌弃的咪紧双眸,左手食指抵住人中右手一刀劈开了窗户。

  真恶心。
  比我还恶心。

  西泽尔勉强以剑抵住镰刀那一下迅猛如恶虎扑食般的重击,他看到帽檐下那张露出森森白骨的脸顿时胃中一阵翻江倒海,作呕的感觉在食道中作怪。他厌恶地吐出舌头,如果能空出只手他一定要比个中指过去。
  也真是的,这阴曹地府就不能排个干净点的死神吗?瞧瞧这家伙身上都生蛆了!
  死神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将死之人化作缥缈虚无,只剩下一把随身武器吃满了那一镰刀的伤害。
  傻眼了吧,这可是现代的光学迷彩——
  西泽尔瞬现于其身后左腿蓄足劲一横踢过去,屈腿膝盖冲着亡灵干瘪脆弱的腰部踢去打了个措手不及。脆弱骨头粉碎断折时嘎吱声与木头床铺支离破碎声重叠为一体,西泽尔冷漠的瞥了眼腰部断裂挣扎着想要爬起的死神,向前一步拾起了剑。
  “很痛苦,对吗?”
  粉碎性骨折,胸腔内干裂的五脏六腑至少一半都撒了出来,静静躺在木块碎片和被撕裂的洁白床单上,像是祭奠用的祭品,染上深渊气息花瓣干枯崩裂的玫瑰花。
  “我来为你解脱。”
  西泽尔依旧在笑,只不过这次笑的像个胜券在握的猎人,正在对他的猎物定下死刑宣判。

  想夺走我的命?恐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