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 00:08]
[ Hopeless ]
[我还在等你,如同等死一般]
*梵天血族伯爵设定,西泽尔是精灵。
*全程意识流,流水账,小学生文笔,BUG太多了已经不想改了,想咋写咋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西泽尔是无意中闯入这里的。
  浑身淤青伤痕的他一直在纠结怎么跟老师解释打架的原因,待到反应过来周围环境变暗已经迟了。
  西泽尔面无表情的有句mmp想说。
  观察环境许久,西泽尔断定他是跑到了某个黑暗种族的城堡里。发出昏暗光芒的烛火吊灯非自然原因的摇曳,金漆扶手白玉旋梯盘虬卧龙同样顶层阁楼,红毯铺满一楼延上楼梯,暗含着不详。
  ……
  ……不对。
  ……有人?
  “汝?”
[烟,我不想写了你们自己脑补吧]
  西泽尔被梵天抓住了,直接导致梵天后来一段时间白天再也睡不了觉。
  “你猜猜精灵热爱学习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和学习生孩子?”
  “在网吧包夜写作业……等等你为什么会想到生孩子啊。”
  西泽尔眯起眼一副我懂了的样子鄙视了下一旁捻着高脚杯浑身散发高富帅光辉的梵天,这么贵族气质高逼格的「人」怎么会张口就这种话。
  也对哦,没错的话梵天和他应该差不多。
  据他自己说他应该还是和西泽尔差不多大的孩子,只不过因为接受了某种力量而变成这样而已。
——
  “梵天你别进厨房!锅碗瓢盆都是无辜的他们都还是孩子啊饶了他们吧!”西泽尔赶紧一个光禁锢拦下梵天前进的步伐,并且高声呐喊着。
  在二楼打牌的四皇似乎听到西泽尔破音了。
  不知道是否因为地位高没做过饭还是种族问题不需要做饭,梵天永远能把正常的食材正常的处理正常的下锅不正常的出锅。谁知道为什么就下了个锅畅游了下油海这些食材比生化武器化学药剂病毒还可怕,吃下去效果和喝硫酸有的一拼。
  梵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啊。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迷茫啊。
——
  是个人都知道不要轻易立flag,不要随随便便瞎毒奶一波。
  只可惜这俩都不是人。
  西泽尔有一天翻精灵史心血来潮要和梵天定下契约,说是出门在外可以装X也没人敢惹,梵天没太在意倒是答应了。
  契约仪式很简单,梵天简单粗暴直接从书上撕下来的繁复契约咒印图,点燃在图纸四角的幽蓝冥火蜡烛忽明忽暗。咬破指尖两滴血于纹路两端汇集一起,又分成两股九十度角拐弯,全程两滴血润了一个十字。
  随即梵天和西泽尔右手背上浮现出妖娆的缠线花纹,亦如血海中盛放的玫瑰。
  [契约成立]
  然后西泽尔那家伙像往日一般于阁楼上看着夕阳西下黄昏来临,泛蓝的发也被余晖映成金红。看得出来,他挺开心的。
  梵天几乎是瞬间就出现在他身畔,嘴角还残有斑驳血迹。嗅到血味的西泽尔想都不用想的直接推了一把梵天,没有任何防备的梵天当场被推到,姿势从坐变成了躺。
  于是画面就很神奇的变成了西泽尔骑在梵天腰上两个人互相掐着脸小孩子般的咯咯笑出声。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西泽尔在日记最后一次记录下写到,只可惜如果终究是如果,是无法实现的梦。
  第二天西泽尔离开了,除了一份被梵天亲手撕碎的泪水所打湿外的信,就什么都没有了。他说,他有必须离开的理由,当时说想要装X只是个理由,只要契约还在他就还活着,他就会去找你,求你一定要等着他。
  最后的最后,他说,如果契约消失了,请你一定要忘记他,他可不想看着你因为他哭泣,这是最后的约定。
  梵天没有发表任何感言,除了踹了一脚碎纸片外也只有黑着脸锁紧了房间门,扯裂价值不菲的皇家地毯泄愤。谁会为了你哭的稀里哗啦啊,你这种要离开都不敢亲自当面说的怂人哪有人会记住你啊!
  梵天一气之下饿了自己好几天。
——
  事实上确实有个家伙为西泽尔哭的稀里哗啦的,差点没毁了屋子里价值连城的古董宝物。
  四皇劝过很多次,但都是无济于事,白忙活,所以最后干脆不管了。
  听说在西泽尔来的这段时间,精灵一族接受了横冲直撞闯入深林的黑暗种族恶意宣战,最后两方皆两败俱伤。这时一位拥有强大异族契约力量的光精灵现身现场,定下了这棋局至关重要的最后一棋。
  这场战争以精灵的惨胜告终,庆功宴上那位被誉为英雄王的光精灵却彻底失了踪迹,从众人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跑掉了。
  梵天估摸着也知道那个光精灵是谁。
  可是西泽尔还没有回来。
  无论如何,他还活着,他说会来找他,绝不食言。
.
.
  我还在等你,如同在等死。
  END
一如既往地小彩蛋。
1.西泽尔的确活着,但是这个大笨蛋根本不知道当时怎么跑进城堡的
2.西泽尔表示他当时也是无意识乱跑结果就跑进去了,鬼知道怎么走啊
3.然后这家伙索性照亮了整片森林把享受月光浴的梵天给惊扰到了,差点没被梵天揍死
4.最后为了表示歉意让梵天吸血到贫血,“你这家伙是不懂得节制吗”“我没直接吸过血,抱歉……”“……”
5.故事的最后,两个人[并不是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6.好了这个挖坑的写手决定要把镜像系列写完了

评论
热度(8)
 
© [流影罔极]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