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00:10
-写写审判之神和影月的故事
-AU向
-OOC
-平淡无奇的故事,我没有脑子请不要带脑子看
-审他人的人本就有罪,且罪不可赦
  传说森林深处的古堡中有一位神明所存在,以最公正的判决分割着森林的善于恶。但却从未有人见过其真容,最近的判断频频出误,在种种传言下他便有了三头六臂八眼等等渗人的形象。
  有位名为影月的勇士闯入了古堡想一睹神的真容却被个【年轻气盛英俊帅气风流倜傥】看外表就知尚未经历过大事的少年给拦住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没资格知道!
.
  也许大家认为结局早已注定,那是你们没看到小哥被勇士一个横踢加勾拳组撂倒的景象。
  其实一开始影月也觉得自己打不过。
  ——审判之神早就不在了,喏,看那里。
  影月顺着小哥手指的方向仰首望去,只看见铺满厚尘的审判天秤被狠狠插进瓷砖间的缝隙,以似倒非倒的姿势立在那。
  看起来已经很久没碰过了。
  影月有些失落。
  ——嘿,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找审判之神?
  少年用手拭去一层灰尘,冷不丁的闻到,打破这沉默的僵局。
  影月从沉思中一惊。
  ——先说好了,如果找到了算我找到的。
  ——那是当然。我叫塔罗,你呢?
  ——影月。
.
  后来影月想了很久也没想清当时怎么就答应了那个未来老流氓的请求,大概是因为他身上的气息吧,让人莫名的很信从。
  她这么理解到。
  这一路影月作为勇士打怪升级,塔罗作为男士负责调侃下影月,缓解气氛。塔罗战斗能力不输影月,只不过似乎心甘情愿做衬托红花的绿叶。两人分明从未并肩作战,可是却默契的像青梅竹马天生一对。
  再后来临近结束,一路上的敌人已经被清尽。影月的时间彻底被塔罗占满,那个家伙总将双眸眯成道新月,在那调戏她。
  调戏完后影月就会一爪子重击在他后脑勺上将他拍地里。
  扣都扣不出来的那种。
  鬼知道影月是怎么把他扒出来的。
  毫无进展一段时间之后影月和塔罗又回到了古堡中,带着一些奇怪的碎片。一路上他们见到不少奇怪的身影,无一例外都是追上去解决,接着掉落块碎片。
  塔罗将碎片平铺在天秤前寻找端倪,站在不远处翻看日记本的影月瞄了一眼瞧见天秤悄无声息的开始发光抖如筛糠。
  她立即扑了过去。
  ——塔罗!!!危险!!快趴下!
.
.
  日记仅有寥寥几页,大部分都被扯下遗弃,剩下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认识了一个很棒的女孩子,无论是战斗还是性格
狼人血统让她容易失控但是仍旧在努力的控制,不过总是傲娇的不承认
如果有可能,想和她成为朋友]
.
[和她并肩战斗获得了这被封印的强大神器
我和她真是天造地设的默契
嗯哼神器的力量可真是强大到令人惊叹呢,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失控]
.
[我开始感觉我不再是我了
天秤在左右我的思想,试图磨灭我所有的情感
如果我可以像她一样就好了,只可惜我无能为力
我有不好的预感]
.
[她还是失控了
我也一样]
.
[错了就是错了
对错没有善恶之分!]
.
[错误的真不是我吗?
再见了。]
.
  剩下了无数的空白页,只在最后一页右下角署名着审判之神。审判之神隐藏了什么秘密那句再见之后到底发生了何事,无人知晓也无人可晓。
.
.
  最后影月还是护完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毫无防备的塔罗被亮蓝色的光辉所笼罩。那一刹那,太阳的光似乎也黯然失色。
  那个模糊的轮廓是审判之神,但那熟悉的语气和色调却是塔罗的。声音比原来更加低沉沙哑且富有魅力,高挑纤细的身子凌空,桀骜不羁的翘着二郎腿。
  他轻声道——
  ——影月。
.
.
  [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写了]
[就先这样吧]
[附赠小剧场]
——END——
影月对于塔罗大概一爪子有十几万的伤害,这就是为什么能打进地里扣都扣不出来。
影月是把塔罗扒出来的。
原因是扣不出来。
塔罗和影月大概是过去友人[现在恋人]的那种设定,审判之神时影月还是叫影月,两个人一起找到了秤
后来影月失控
秤左右审判的想法,最后审判干脆耗尽秤的力量,将两人一起封印。
记忆化作碎片流落森林各处。
塔罗在古堡中醒来,发觉神的不见所以就作了个死
然后招来了苏醒的影月。
大概就是这样。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