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上说着不发了结果还是打了脸。
对自己真是无比的狠。
  (两所工作室最开始都是网络工作室,后来才实体化)
     众所周知达斯特工作室和奥拉星工作室是两家互相看不顺眼,总喜欢给对方雪上加霜、火上浇油的两家工作室,最出色的战绩是在一家不知天高地厚的工作室同时贬低嘲讽两家是,一起把那家工作室搞垮的记录。

  达斯特工作室的室长是上任室长弟弟,上任室长因为医院的工作原因而退出工作室,转而将工作室交给自己还在上大学的弟弟。比起现任室长的名字,大家更多称呼他为「黑元首二世」,而工作室里的「首席调查官」写手大佬就是他从其他圈子里挖来的。

  顺带一提,被大家因自设形象没有头,并且很具骑士风范而戏称「无头...

《超足世界观原创》分贝

  暖洋洋的周末的下午,总让人想睡觉。

  将课文抄了一半的少女趴在桌子上酣睡,口水从嘴角淌出一副歪歪扭扭的“画”,这个因为贪睡的丫头被老师罚的课文从来不少。巴掌大的球员在一旁窗帘的阴影下练习——算不得练习的练习,他将足球像毽子一般的踢,趁着主人的不注意偷偷摸会儿鱼。结果力度没把握好,红白相间的球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线,然后直直的撞到了少女的额头,最后“噗呲”一声掉进口水里,还滚了两滚,散发出口水独有的气味。

  好,好脏……迷你球员咧开嘴嫌弃了一秒,才开始思考该如何解释自己的失误。

  女生也醒了,那一球砸过来时真疼,圆滚滚的红印子刚刚好印在眉心间,活像开天眼。...

*并不是每一个独一无二都要珍惜,但珍惜的一定是对自己来说独一无二的
*(孙)悟空x超自然研究者羿,别看是叫孙悟空,设定还是奥义悟空设定(因为习惯性打自称俺老孙于是带上了姓)。日常流,很废话和普通的东西
*我就是个破画画的,没有文笔这一说。OOC,私设成山

【1】
  昏暗的室内电脑屏幕发出的莹蓝光芒看起来甚是诡异,白褂的人惬意的坐在皮椅上,双臂折叠垫着后脑勺,双脚搭在桌子上看着电脑上播放的实验记录存档。

  实验体几近撕心裂肺的嚎叫让笼子里浑身是毛的家伙颇是不适,发出了抗议般的声响。

  “吵死了。”

  一瓶腐蚀性极强的液体砸在了笼子边的地面上,发出“呲呲”的声响。

  修长的手移动滑鼠...

*纯意识流,大概有点羿娥向

是风,是雾,是雪.

是云,是星,是月.

云雾缭绕,星月相映,有人在哭泣.

月色皎洁,低泣引路,后羿逐渐向声源接近.

拨开云,挑开雾,月光星辉倾撒,受惊的玉兔直往怀中钻.

银发渡上华泽,镜花水月.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哭声停止,后羿扬起头,对上那双朦胧的眼.

他看到金与星的交融,看到跨越千年的羁绊与等待,看到沉没于时间海的过去.

他看到了一切.

他看到了唯一.

他看到了她.

*零散片段凑的文,凑活着看吧(NTM
*主毁灭者·狂怒和雇佣兵后羿
*我就是个破画画的没有文笔这一说,OOC有,私设成山,纯AU向

【1】
  这是没有信仰,不存在完美的时代,科技发展与掠夺资源才是一切,为此而爆发了毁灭性的战争,遍地焦土,地表之上死气沉沉,地表之下白骨累累。

  为了战争与足矣填满贪婪的心的利益,科学家研发出了战争武器“毁灭者”系列。

  毁灭者·狂怒便是其中之一,他诞生于科学家那狭小的试验品中,长期生活于限制行动的培养皿,战斗实验成功才被释放进战场中不遗余力的“回报”创造他赋予他一切的国家。

  一场伤亡惨重的战斗中毁灭者·狂怒的...

*纯奥义向,私设成山,OOC大把,不喜勿看
*我就是个破画画的你希望有什么文笔存在啊
*全是瞎78乱写,满足私心罢了,标题和内容无关

【1】
下雪是个好文明。

天空阴沉,白雪纷纷扬扬,缓缓飘飞。校园各处堆积满细雪,操场、楼梯扶手、告示栏……积雪随处可见,就连风纪委员的龙珠上都洒满雪花。

淦。

手握龙珠的七星龙吐掉了嘴里的狗粮。

磁爆步兵[划掉]电疗大队大队长[划掉]风纪委员七星龙同学因为最近下雪的原因不能再随随便便就给人电疗[因为水导电会导致权全校遭殃],导致诸多同学因此而放肆起来,臂如说又有人公众场合蔑视他人信仰[事后被X吉同学一巴掌拍地板里扣都扣不出来],又臂如说有人皮又痒痒了去偷偷抱...

纯奥义,无CP,背景故事相关

1.
传/销(不)传教组织大队长龙吉
成功向严于律己严于绿人(???)律人的专业电疗二十年的纪律委员七星龙安利了自家偶像。
七星龙:“我觉得不行。”
龙吉:“我觉得还可以!!!”

2.
众所周知
阿楚
拒绝玛丽苏女汉子
心直口快补刀girl
一句话瞬间让空气寂静
是个恐怖的存在
然而她的恐怖之处在于——
她听了帝兰的冷笑话居然能笑出来
what

这真是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3.
帝兰
战神大人
面瘫
传说笑比不笑更渗人
现在励志于坚持练习笑话
顺带发出魔性的笑声
然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因为——
因为他觉得这样能让他和妹妹亲密无间
哈???

你这样
别说亲密无间了
你直接把人吓跑了好吗

4.
战无炎:你如何做到冷...

*海洋与陆地面积等大,除了一些岛屿之外,它的陆地是基本是连接在一块儿的,所以娜纳楠才能说是贯穿大半个世界最后流入海洋中。
*所有的宗教信仰都源于天上那位似乎不曾存在过,没有给自己命名的神明,然后因为人们不同的需求与欲望而衍生出了其他的东西。
*所有的星星都会无声传达神的话语,所以占星师在世界上是一种很神秘高贵的职业(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
*星星是显示屏,神是主机,操作者是我。(ntm)

世界种族人口排名:
第一名:人类(十亿左右)
第二名:精灵(算上混血儿,精灵族足足有八亿左右的人口,有很大部分都生活在人类都市中)
第三名:恶魔(哦这个种族是最难统计的,接受了调查统计的恶魔有数千万,但调查者...

  人类飞天盗贼设的弥赛亚(完善后,个人创作。人设原型来自奥拉星,设定来自我

  1P—4P为同人人设,5P为人设图作者给的使用授权,其他人未经过授权禁止转载使用(大声告诉全世界我喜欢啊君太太!!!

  “金钱在你们的手里只会铺上厚厚的灰尘,成为你们奢侈与炫耀的资本。但落进我手里,它们会更有意义。”

  “我永远是光明正大的。”

  “没有什么是我得不到的,除非是我不想得到的。”

  明明很有钱却偏偏要当飞天盗贼的青年。和矮人有过一段时间的合作,并从他们手中获得了大量的工具。

  将偷盗这种事情做的光明正大。似乎从来不惧被警察抓到这种事情。“他们抓不住我的。”他如此自信的说道。...

心累死了。回我的农药去。

信昭十题
1.白龙与凰。龙居深海,凰守北疆
2.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将军至极的温柔只予你
3.街霸与歌手。男朋友才不是用来写歌的!
4.首席痴汉小混混(划掉)信,当红歌手大姐大(划掉)昭
5.特使与公主。信仰是无所不能的神与独一无二的你
6.并肩作战,不离不弃同生共死是永恒的誓言
7.韩将军拾了枚凤凰蛋,昭公主捡了条小白龙
8.凛冬已至,不见君归
9.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皮厚三尺非一日之贱
10.自家蓝给老婆然后去偷对面蓝

亮乔十题
1.天空与大海,你与我
2.第一与第二与双生花(嘟嘟村夫与大小乔)
3.养花养鱼养诸葛
4.追随他的脚步,放下过去
5.只有站在你的对立面,才能牵上你的线(诸葛亮的...

1.悬崖绝壁上倒立着塔尖盛放着墨色鲜花的塔

2.少年躺在缓行于倒映星海之河的木舟上口中哼唱着古老的歌谣

3.公主抛弃了忠诚的骑士选择了背信弃义的王子

4.美丽到令上天妒忌众生惊叹的鲛人同时脆弱至极

5.纯黑的袍子上金纹的龙栩栩如生倏忽间龙吟震天

6.至诸死地而后生之.

7.诛灭星辰

8.如果想要栽赃陷害,何患无辞?

9. 形单影只的候鸟归去南方次年东风吹过的时候带回了它孤独身影

10.我从见到你开始我们相伴的时间便日益减少

11. 诸神死于黄昏而葬于夜幕降临

12.黎明到来时鱼肚白的天空中暗藏着众仙腾云驾雾的影

13.你的眼中是众星的模样,流淌着星河

14. 花谢...

关于无忧无虑
酒:你知道无虑和无忧的性格是啥吗

我: 无忧的话腹黑,然后 在璃面前就脸红 说话都不是很清楚

我: 无虑的话 我觉得我形容不是太恰当

酒: 没事

我: 容易生气啊,我觉得还有点狂妄? 然后希望得到父辈的肯定 和弟弟万年八字不合。 不是弟控。绝不是弟控。(你见过谁家的弟控把弟弟打穿墙)

酒:OK

酒:无忧对无虑是什么态度

我: emmmm 应该是。叹惋? 他对无虑还带着很深的兄弟情,个人感觉 他希望哥哥能回到鬼墨来

再说些其他的吧。
无忧的话我倒是没怎么在意过。
无虑的话,有点傲娇……?对弟弟所留有的情意很少,但依旧觉得他是重要的,毕竟无忧希望他回到鬼墨他就真的从地狱中归...

《书(1)》by.乔靓
  纳兹戈林感觉自己犹如活葬冰棺,从指尖至五脏六腑泛着刻骨的寒凉,面色惨白,冷汗不断的从额头流落打湿顺滑黑发,浑身止不住的打着颤,从口中吐出白色雾气。空气中氧气的体积分数似乎在不断的下降,以缓慢的速度从21%渐渐减少,纳兹戈林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她颇费力地深呼吸着,冰冷的吐息让搂紧她的猫先生带着洁白手套的手覆上一层寒霜。
  她现在的体温比身为亡者的猫先生还要低一些。
  猫先生盯着结界外笑容诡异的红发少年,眯起黑底的银眸。而对方只不过是在慢条斯理的整理着手中尤为重要的古老书籍,湛蓝的瞳在笑意中流露着无法遮掩的嘲讽。危险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着。
  将时间倒回至一个时辰之前,至少...

@酒子今天要吹爆克总 闲谈中的酒
闲谈。
酒:小时候是个熊孩子, 长大后明白了责任, 开始扛起重任变得成熟, 一举一动代表着王。同时也无法逃脱王者的诅咒——孤独。 他的登位,踏着无数子民的鲜血。所以他沉稳,所以他很少慌乱,因为他的身后有着他的子民, 但他和潜的那种孤独不一样, 他是因为扛起国家的重任而 强迫自己变得孤独。但他又不是孤独的, 当然,这是正剧向的。

我:我觉得,他是比较温柔的那种人
公众场合除非上台都比较,柔和,私下会和友人还会偶尔开开玩笑。

酒: 我倒是觉得, 弥赛亚小时候那么皮的性格,就算成熟了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 你看传奇的简介啊。 好歹都是死过一次了。 也都从老力量王时期一...

还有一年.
即将升上初三的初二们毫无危机感的浑水摸鱼,越接近期末玩的越嗨,一副人有多大胆复习拖多晚的样子。
任凭班主任携手主副课老师磨破嘴皮子天天叨叨你们离初三离中考越来越近,同学们也仅是掏掏耳朵左耳进右耳出听到也假装没听到.
得,你们从初一军训完就开始这么说了,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
班会课上刚睡醒的无虑揉眼,边揉边说,然后懒洋洋的倚在墙上侧身听着老师充满感情手脚并用的絮絮不止.
无非是“马上就要初三了你们认真点不想听了就睡觉不写作业写份申请通通批还学什么学不想学就算了”
同学们有气无力毫无激情气势可言软绵绵的答了句:“想学.”
这哪里有想学的样子哦?
这个班没救了.御星璃自然的靠在无忧身上仰望窗外阴云密布的...

part.1
第一次大战过后影刚刚加入达斯特没多久,在去天使城出任务的时候碰上了小的像个团子一般的兰,火红火红的一团跟在屁股后面,怎么甩都甩不掉。
那日,影擦了擦亮白刀尖上路亚的鲜血,嫌弃的看了眼路亚惨不忍睹死不瞑目的尸体后转身准备走出深巷时就看见了这么一只小东西,不远处就是在巡逻的天使士兵。影扯了扯脖颈上灰色的巾布将刀子收起来准备回达斯特,一路上也没在意过身后,待到回了达斯特的舰艇上才发现这只小东西居然一路跟了过来。
这船飞在大太空的他也没办法将这兰送出去,趴在窗口眺望星海的影想要直接将小东西揉成个团子扔出去丢弃在外太空时一回过头去就看见兰真的缩成了个团子在转椅上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一声也不吭...

学院paro.弥赛亚
◎住校的土豪金少爷.
每次班里举办活动都是他出钱.
随身的各种卡一摸一大把.

◎他的宿舍床底下塞了各种东西.
以钱为主.
以电子产品为辅.
没有几个人见过他的父母.
貌似一直是一个人居住.

◎“他们都很忙.
为了不影响他们,吾还是一个人住比较好.
吾能照顾自己的.”

◎似乎是一个许愿池一般的存在?
也许是ATM机.

◎身高182cm.
体重未知.
不过人看起来瘦高瘦高的似乎并不重.

◎除了数学之外成绩都还不错

◎喜欢甜点与金砂酒.
偶尔也会陪朋友出去吃饭.
朋友请客他出钱.

◎耳朵是小翅膀.
有点毛茸茸的.
能活动能收起来.
可以扇动但是不能幅度太大.
总会下意识扇动但自己不知道.

据说上数...

鬼墨玖歌
*无忧与璃的长子
*攻速向
*男孩子,男孩子,男孩子
*除了发色瞳色性别随爹外其余通通随妈,平胸,别想了
*虽然是御星宗人,归鬼墨宗管理
*长发长袍平底鞋,像女孩子但很帅气
*表现得很是温柔贤惠(?)阳光帅气大哥哥,然而事实上本体比他亲爹还黑,完美遗传了亲爹的腹黑并将其更上一层楼,真正意义上的蓝白切黑
*人实际上挺好的
*虽然无法像父亲一般精通机关,但却能将机关与御星剑术巧妙结合在一起,相辅相成
*厨艺不是很精湛,据说最多就只能煮个面条
*从小就接受严厉的训练,两种训练包括学习几乎是占用了他的时间,闲暇时间几乎寥寥无几,所以连朋友都很少
*比起正经的机关更会制作整人的那一类,每次和他训练战斗对打时都会被他那...

不是很懂机甲.有BUG

源计划  祈愿  弥赛亚

色调的话。黑,灿金浅绿色(像艾希皮那样颜色过度

头发在后脖子处扎了个小辫,长至腰际

后背从覆盖肩胛骨的钛合金铠甲下延伸出两条成人一掌宽的飘带,跑起来或位移时会有流动的特效

武器是两把改造过的B15,枪身纯黑,扳机是金绿色(私设弥赛亚是ADC),普攻左枪金色子弹右上绿色

机甲翅膀为张开后两米半长一米半高的北红尾鸲羽翼状,纯靠磁悬浮在背后(每一片羽毛末端都有荧光细纹

使用位移技能时翅膀会瞬间消失

被动触发翅膀将会带着  祈愿  浮起来到被动结束

移速到450以后会有翅膀边会飞舞纯白不透明的蝴...

*男性可懷孕生子設定
*只是個隨時會坑的腦洞,简单记录一下
*小学生文笔

  天使王彌賽亞今天做全身檢查時被檢測出腹中有東西,再一檢查結果是個蛋。什麼時候有的都不清楚,更別說孩子爹是誰。

  天使城不愧是只要是個居民都有翅膀的城市,天使王壞了蛋的消息就像插上了翅膀一般極速傳了出去,没过几天近至天使城大大小小天使遊客,远至就连黑翼社黑翼王都得知了。一大波认识的不认识的奥拉或亚比,第一时间就发来贺电并且询问蛋的父亲是谁啊。

  蛋的父亲是谁啊?

  这个是所有知情人士都想答案的问题,御、炽,就连戮都想得知。

  洁身自好、单身、无恋爱史、突然变成未婚妈妈的弥赛亚在试图打掉孩子却被御天使以「王...

part.4
    对于梅鸿父母祖上是贵族的事情,兰一点都不震惊,对于梅鸿父母祖上在势力上偏向达斯特的事情,海维森激动的都快把梅鸿揪着领子扔出宿舍窗户了。
    梅鸿冲着海维森翻了个白眼:怎么跟你第一次知道一样?
    兰手动心疼那面梅鸿出钱镶嵌金边儿的玻璃一秒钟。
    偏向达斯特的理由是武力强大、足智多谋还是两位黑元首或者两位黑元首的三个儿子很帅,兰都信都能懂。但是,但是,在兰好奇之后梅鸿缓缓吐出了那个,让兰无语了很久的理由:
    “他们觉...

H.K兰私设
*电影中老设定的[过去的英雄王],并不认识潜等人,对麦哲伦也仅是一面之缘
*因为来到游戏中而变小了几岁
*偶尔遇到那些游戏里[过去的英雄王]所认识的人或亚比大脑里会浮现出一些图像和音频,断断续续像是被人处理过一样,非常痛苦
*失去了剡若后会变成小孩子,这是游戏对他的限制
*偶尔会发呆回忆过去的往事和梳理现在的一切,常常会被搅进去,实在理不通就会挠头,倒头就
*身体似乎再也没有成长过
*酒量不行,三杯即倒
*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开始莫名恐惧国际象棋,就像是曾经被人怼着下下怕了一样,本人表示万分不解
*喜爱现在自由的生活,自由自在,没有力量没有责任,偶尔做些好事
*你真当英雄王就没有钱啊(¬_¬)
.
PART...

标题是骗人的.有遥弥向参与.KY退散.错字大概有.没有官方认证的都叫OOC!(bushi)
很简单很烂的段子.
涉及私设弥:
我家的飞天盗贼设定弥
@顾望雨露墨渲染 家的喰种弥
@智障虫子 家的反向天使王弥
@星河之海 家的魔法少女弥

「影子追逐着光,我追逐着梦.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啊.」

1.
最危险当属喰种弥先生,但其实他人很好的。只包括逍遥在场的时候。
飞贼先生……今天的飞贼依旧在失踪。
魔法少女作为其中唯一的女性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满身荆棘的天使王一脸嫌弃的「嘁」了声又回去照顾自家花园里的荆棘了。

2.
「汝不过是借着正义的名字做着违法的事情。」天使王皱着眉评价道,黑色的荆棘将飞贼先生层层包围...

瞎写写。

  「那个可怜的女孩啊,她应该像那些时髦又漂亮的女生一样。学习如何使用化妆品,好好打扮自己一番,不至于出门后丢人现眼。
  对,她要把自己打扮成一只花枝招展的孔雀才对,免得出来丢我们这些同性的脸。
  是的,她必须和我们走在一起,像我们一样,喜欢我们喜欢的东西。她是可以改变的,不过我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她是个另类!
  与其改变她,还不如拿她来取乐子不是吗!」

  「……」

  「难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

悖论之一:价值悖论 [维基]
作为生活必需品的水价值很低,奢侈品如钻石的价值却很高,但为什么水的价值比钻石低?

悖论之二:祖父悖论 [维基]
如果你乘坐时光机回到你祖父祖母相遇之前并杀死你的祖父会发生什么?

悖论之三:忒修斯之船悖论 [维基]
一艘船的所有零件都换成新的后,还是同一条船么?

悖论之四:伽利略悖论 [维基]
不是所有的数都是平方数,所有数的集合不会超过平方数的集合。

悖论之五:节约悖论
假设经济衰退,全社会所有人都选择把钱存进银行,社会总需求因此下降,社会总资产反而更少。

悖论之六:匹诺曹悖论 [维基]
如果匹诺曹说:“我的鼻子马上会变长。”结果会怎样?

悖论之七:理发师悖论 [...

自己瞎逼逼.试着迈出第一步
KY退散,伪腐退散,NC和ZZ都请退散。某些癌症晚期也别看了,小心恶化。
不喜欢我喜欢的cp就不要看我的东西。看了就是自己的事了,别指指点点我。只接受指点,不接受指指点点。
.
要么跨过去,要么坠入深壑

关于我吃的CP:
忧璃:单纯的官方官配。大概是因为腹黑忧只会对璃语无伦次无可奈何充满保护欲吧。
笨笨的挺可爱。

翼冰:这个就不说了,官配,虽然并不明显,但是我依旧很萌这对。一个对情爱一无所知的小哥哥和一个一但认定了就不会再变的小姐姐。真的萌。
光翼CP接受无能,接受CB向。

审影:官配,这个大概就不需要多说啥了吧。

天泽:还是老版的黑暗之神梵/界主梵x英雄王泽。绝——不—...

       鲜血一点点随着他的动作,滴落。
       我这才发觉,他的脚边,甚至是我的脚底,全是软绵绵的尸体。我一瞬间想起了当时,人食人,尸压尸的战神王国,以及逃避责任的自己。
       浑身上下有些失力。
       四处都是悬挂在半空中的牢笼,有大有小,有的已经生锈,有的尚是崭新,唯一相同的是,里面都装的是兽不像兽灵不像灵的各种亚比,张牙舞爪,狰狞...

在现实与梦想之间有一道不见底的深壑。

*小夜的点文.觉得写出来会很好玩
* @中二少年夏小夜
*OOC不可避免.错字大概有.私设成山
*大概3000+

*[你与我的前后,皆是黑夜]

  无忧现在才很迟的发觉到,似乎从喜欢上她的那一天开始不断的被拒绝便是不可改变的命运,无论是哪种方式哪种办法都在接连不断的失败。就像是命运有意而为的嘲弄。

  第一次是在五大家聚会的时候,风拂过她的发,撩动了他的心弦。夕阳西下,甜甜的星星泡芙都被映上了红樱桃的颜色,她回过头来。脸颊红扑扑的,就连自己也搞不清究竟是落日的余晖,还是幼时无意间因害羞而红了脸。少年在懵懂无知中道出了那句「我喜欢你。」
  当然为了应和标题怎么可能会让他这么轻易就成功呢?结果不...

 
© [流影罔极]影 | Powered by LOFTER